首页 >> 人文庄市 >> 商帮故里 >> 正文
春天里的故事——邓小平与包玉刚
日期:2008-4-14 14:48:51 来源:镇海网讯

包玉刚就任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副主任和咨询委员会召集人后,他献计献策,听取各方意见,积极参与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谈判,特别是他与中英两国领导人均有良好的关系,起到了他人所起不到的作用。他为起草基本法工作倾注了大量的心血。1984年12月20日上午,刚刚参加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正式签字观礼后的包玉刚,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受到了邓小平的单独接见,这是包玉刚第8次受到邓小平接见了。

那天邓小平心情特别好,因为香港问题已经揭开历史崭新的一页。他用浓重的四川话说:“你好,船王!我们又见面了。”

包玉刚虽然在政界交游甚广,且受邓小平接见已不是第一次,但这次他也有异样的感觉,一时间找不到更合适的语言向邓小平表示问候,只是紧紧握住邓小平的手说:“您好,邓主任!我最近去了家乡宁波,准备做点事情,您听说了吗?”

邓小平:“听说了。你很热心啊。”

包玉刚:“宁波是我的家乡,我已经40多年没有回家乡了,宁波有1万多平方公里,比香港还大10倍。香港550万人口,有4所大学;宁波500万人口,没有一所大学,所以我打算在宁波办一所大学,希望得到邓主任的支持。”

邓小平笑着说:“这件事办得好,我赞成。”

包玉刚:“办这所大学,投资2000万美元,计划1986年建成,开始招收2000名学生。”

邓小平:“规模不小啊!”

包玉刚:“开始招2000人,以后陆续增加。”

邓小平:“什么人管什么事,你推荐点人来管吧!”

包玉刚:“我的袋子只有钱,没有人。管理大学要依靠宁波人。我已经跟宁波市长讲了,管大学就靠你了。”

在会见中,包玉刚提出请邓小平给宁波大学题写校名,邓小平欣然应诺一定写。

那次会见,邓小平和包玉刚两个人像老朋友一样,亲切地会谈了40分钟;陪同会见的有柴树藩、卢绪章和鲁平。

1985年1月4日,邓小平找谷牧谈话说:“办宁波大学的问题,包玉刚讲,大学归国家办,他出钱,这是件好事,我答应给题写校名。你们应该督促有关方面,把这件事情办好。”不到半个月,小平同志的题字就由时任国家教委主任的李鹏转到了宁波。

在邓小平支持和关怀下,宁波大学的筹建工作非常顺利。校址选定在包玉刚故里庄市附近,位于甬江之滨。

1985年10月29日,举行了宁波大学奠基典礼。

包玉刚在宁波大学开学典礼上讲话(中为万里,右为包玉刚夫人包黄秀英)

1986年9月1日宁波大学建成开学。从此,结束了宁波没有综合性大学的历史,也圆了几代宁波人的大学梦。

在奠基典礼上,包玉刚饱含深情地致词,他说:“这次回来,我们办了四件喜事,前些日子为北京兆龙饭店剪彩,前天为上海交通大学兆龙图书馆落成剪彩,昨天为家乡兆龙学校落成剪彩,今天为宁波大学奠基。我们包家要为祖国、为家乡多作贡献。”

在开学典礼时,包玉刚给宁波大学定下一个目标:到2000年宁波大学要发展成有5000人规模的一所综合性大学。包玉刚曾多次表示:根据当前的需要,宁波大学将以理工科为主,经、贸、文、法也有一点,但目标是要办成一所高水平的综合性大学。

邓小平还热情支持包玉刚解决当时宁波机场问题,关于利用北仑港优势,与外商合资在北仑港区建设大型钢铁厂、发展重化工业的倡议。1985年11月,在小平同志的过问下,国务院专门成立了以谷牧为组长、由有关部委领导组成的宁波经济开发协调小组,并以国务院名义聘请包玉刚、卢绪章为顾问,其职责是研究协调宁波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中的一系列重大问题,这在当时的中国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

包玉刚对这个协调小组兴趣极大,用他的话讲,协调小组等于在宁波和北京之间架起桥梁,宁波的事情好办喽!他欣然表示,“我当顾问,我跑腿”。从此包玉刚为开发宁波奔波于香港、北京、浙江之间,为宣传宁波,往返于欧、美、亚洲之间,风尘仆仆,不辞辛劳。他利用自己与各国首脑与实业界人士的良好关系,介绍北仑港的优势条件和良好的投资环境,让他们到宁波考察投资。为此外国朋友戏称包玉刚为“宁波大使”。

1991年9月,包玉刚因病在港去世,当时退休在家的邓小平闻讯后深感震惊。他立即给包玉刚遗属发去唁电:“惊闻包玉刚先生病逝,深为悼念。先生热心祖国建设,为实现‘一国两制’身体力行,功在国家,希家人节哀珍重。”随后他以“生前好友”的名义送去花圈,并派女儿邓榕专程赴港出席包玉刚葬礼,以表达他的哀思。

同年,浙江美术出版社计划出版《包玉刚画册》,邓小平欣然为该书题写书名。1992年12月,小平同志在杭州疗养。其间他在与浙江省委领导交谈时,仍非常关注宁波的发展。他怀念起一年前去世的包玉刚,说他多次会见过包玉刚,不询问了北仑钢铁厂和北仑港的情况,再次强调要发动侨居海外的宁波帮共同为宁波出力。包玉刚生前以宁波家乡人的身份热情邀请邓小平考察宁波:“邓主任啥时去宁波,我随叫随到!”浓重而生硬的宁波乡音,把邓小平逗乐了。他接受了船王的邀请说:“很想去看看宁波啊!”所以他还提出要去宁波北仑港视察,有关方面也作了安排。后因气候原因,没能成行,这成了宁波人民永远的遗憾。

邓小平和包玉刚两位伟人,虽然都已先后离开我们,但是我们可以告慰他们的是,宁波大学经过20年的跨越式发展,已大大超过包玉刚当时的要求。

自宁波大学创立至今,已有近50名海外“宁波帮”人士先后捐赠2.5亿人民币用于学校的各项建设。走进宁大校园,包氏教学楼、邵逸夫图书馆、林杏琴会堂……几乎每幢建筑、每个角落都镌刻着“宁波帮”的印记。

现在的宁波大学,已是一所涵盖经、法、教、文、理、工、农、医、管理等10多门类学科的新型综合性大学,是浙江省重点建设高校。学校占地约2400余亩,校舍总建筑面积70万多平方米。学校有18个学院,在校本科生和研究生21300余人,研究生700多名。到2006年10月,教职工2400余人。其规模已比当时包玉刚定的2000年目标超出4倍以上。

邓小平和包玉刚如果在天有灵,看到“宁波帮”帮宁波的丰硕成果,一定会感到由衷的欣慰。

 

此新闻共有4页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打印】 【返回】 【关闭】

  这是浙东宁绍平原上一个襟江望海的小镇。它就是宁波帮的重要发源地、浙东著名侨乡——宁波市镇海区庄市。
  宁波帮第一代人物方介堂,第二代人物叶澄衷、宋炜臣,第四代人物包玉刚、邵逸夫,是庄市作为宁波帮重要发源地的有力佐证。

          [全文]

轶闻传说
文献选辑
碑记墓志
宗系丛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