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文庄市 >> 院士之乡 >> 正文
毕生勤铸苍穹剑——记陈敬熊院士
日期:2008-4-15 15:48:05 来源:镇海网讯

陈敬熊  出生于1921年10月16日,浙江镇海庄市人,电磁场与微波技术专家。1947年毕业于上海大同大学。1950年上海交通大学电讯研究所研究生毕业。航天工业总公司第二研究院研究员,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兼职教授。曾任航天工业总公司第二研究院23所副所长。长期从事电磁波地面波传播、电磁场理论、天线与微波技术的研究与应有。1959年最先提出Maxwell方程的直接求解法,在地空导弹研制中解决了许多工程问题。其中地空导弹制导雷达设计的天线系统误差关键技术的解决,获1985年国家发明奖一等奖。1995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像一道流星划过,桑普拉斯发球甫出,陈敬熊暗暗喝采,这类攻击性的发球,是陈敬熊最欣赏的。身为中国著名的电磁场与微波技术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的陈老酷爱观赏体育,而情有独钟的是网球。也许,他所研究的工作与网球这项体育运动有着太多的相似,或者说,他希冀从网球运动中寻得灵感与启迪。总之,他谙熟世界一流网球名手,甚至只要看发球,他就能准确无误地报出球手的姓名。他欣赏名球手的力量与速度,但更赞赏发球攻击范围大且准的球手,这不仅是赏心悦目,而且简直是出神入化。

陈敬熊研究的导弹技术,就是需要这种出神入化。

陈老是新中国航天工业的拓荒者。那个阶段,是新中国政治与经济发展的多事之秋。即便如此,航天技术研究还是在周总理的直接关怀下进入了研制轨道。回顾这段历史,陈老不无感慨:虽然那时候各方面的条件很差,但是由于领导层的重视,研究人员的创新积极性,我国的航天技术还是很快赶上来。那个时期,陈老正值年富力壮,为了早日出成果,他们没日没夜地钻进研究室工作,以至他们的政委只好下命令叫他们休息。

“那时候我们的待遇并不优越,但每个人总觉得有股劲,要拼命干活。”说起那段时间的工作,陈老依然显得兴奋。那时候,陈老研究工作忙,而他的夫人常菊芳担任教员也无暇做家务,为腾出更多的时间给工作,他们干脆不在家里开“伙仓”,全家吃食堂饭得了。

陈敬熊在指导年轻科技人员

1965年,院领导交给他一项任务,叫他立即去西安,解决一项导弹技术的难题,并立下军令状:不完成任务不能回来。陈敬熊明明知道任务非常艰巨,难度也很大,但他还是立即接受了任务。

在西安的8个多月时间,他全身心扑在攻关研究上,那是怎样一段废寝忘食的战斗历程啊!等攻关结束,他回到北京,他的夫人惊讶地发现,陈老去时一头乌黑的头发,此时却斑白了。

当我们替陈老惋惜时,陈老却说值得。他说,现代战争不仅仅是拼血肉拼勇敢的战争,更是国防科技的较量。他给我们举了个例子: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有几次战役德国人损失惨重,这是英国发明了雷达的缘故。正是因为陈老始终把自己的研究工作与国防事业紧紧联系在一起,就是在文革期间,他也没有停止研究工作。当时,陈老所在的七机部运动搞得很厉害,集体项目很难搞起来,他就个人自己搞;单位里冲击太大难以静心搞研究,他就在家里潜心研究。凭着这份执著,陈老在这段非常时期从未间断过对导弹技术的研究。1978年,由邓小平同志主持的被誉为“科学的春天”的全国科技大会在北京召开了。陈老作为科学家代表,参加了这次会议,亲耳聆听了小平同志的讲话。这以后,陈老又全身心投入到国防科技研究中。上世纪80年代初,我国恢复了学位制,陈老作为国务院批准的第一批博士生导师,又带起了研究生,为国防科技培养优秀的高级人才。他培养的博士研究生,都能高质量如期毕业,为祖国作贡献。为此陈老没少费心血。

我们专程到位于北京玉泉路拜访陈敬熊院士的时候,刚进家属区大院的门,忽然发现陈老等候在大门口,他一看到我们,显得异常兴奋。这时候记者端详陈老,发现他衣着朴素,个子不高,虽然一头白发,却显得精神。照实说,如果不是事先了解,旁人是很难把眼前这位普通的老人与中国著名导弹专家划上等号的。

在前往陈老寓所的路上,陈老步履矫健,且速度很快,这位年已78岁的老人,走起路来竟把我们这些后辈甩下了一截。陈敬熊院士有个脾气,只要他认准了的事,他总会很认真的去干。在采访中,记者发现陈老家有台手提电脑,一问,才知道陈老正在学电脑。他说:现在虽然年纪大了,但对新技术也不能放弃,否则不利于工作。

陈敬熊故乡旧居

在陈老的一生中,除了学习,他基本上是在研究工作中度过的,但是,曾经有段时间,陈老却干起了养猪喂牛的活。那是1971年,文革动乱毫无例外地冲击到他们这样的特殊单位,造反派查来查去,实在查不出陈老有什么“罪行”,于是,给他扣了一顶“白专”帽子,让他到河南正阳下放劳动。那段时间,陈老目睹了农村的贫穷和农民生活的困苦,他觉得,要改变这种贫困面貌,强大的军事实力是基础和保证。8个月后,陈老从河南回到北京,他不但没有消沉,而且更加努力潜心于自己的研究工作。他说,在那段劫难的日子里,周总理仍然千方百计保护他们。文革期间,当时的航天部有一名专家被造反派整死,周总理闻讯,心里十分沉痛,之后,总理下令,专家们白天工作后,晚上集中到一起休息,并派人保护他们,保证他们的安全。说到这件事,陈老至今仍十分感慨,他说,没有周总理的关怀重视,就不会有中国现在这样强大的航天导弹实力。

建国五十周年大庆时,陈老被邀请上观礼台看阅兵式,当堪称世界先进的导弹部队经过天安门城楼时,陈老心情格外激动。他说,只有我们国防力量强大了,台湾才不敢闹独立,美国为首的北约也不敢炸我们的使馆,中国才能在世界上有国威,否则,类似的事情将来还会发生。

 


【打印】 【返回】 【关闭】

  这是浙东宁绍平原上一个襟江望海的小镇。它就是宁波帮的重要发源地、浙东著名侨乡——宁波市镇海区庄市。
  宁波帮第一代人物方介堂,第二代人物叶澄衷、宋炜臣,第四代人物包玉刚、邵逸夫,是庄市作为宁波帮重要发源地的有力佐证。

          [全文]

轶闻传说
文献选辑
碑记墓志
宗系丛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