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文庄市 >> 院士之乡 >> 正文
心系祖国能源事业——记倪维斗院士
日期:2008-4-15 15:51:57 来源:镇海网讯

改革开放:焕发二度青春

从踌躇满志的少年,到两鬓露白的中年人,1978年,当曙光初露的时候,倪维斗已经是46岁的人了。回首30余年的蹉跎岁月,他感到时间已经很短了,再不努力做点工作,就要辜负了这一生,也辜负了国家、人民的培养。

倪维斗院士与他的学生

1978年倪维斗任清华大学燃气轮机教研室主任,埋头一干就是6年,6年间,他带领大家始终走在我国动力事业发展的最前列,之后又相继担任热能工程系、汽车工程系的系主任,继而任副校长,主管清华大学的科研与开发。令倪维斗一生都难以忘怀的是,1987年党中央邀请全国14位有突出贡献的中年科学技术工作者到北戴河休养,倪维斗是其中之一,已83岁高龄的邓小平同志接见他们。小平同志勉励大家说:“对你们在各自领域中做出的贡献,国家感谢你们,党感谢你们,人民感谢你们。”

空怀了30余年的报国志一朝得以实现,其能量便像火山爆发一般不可抑制地喷发出来,倪维斗焕发了第二次青春。在人们的印象中,这个人总是越忙越高兴,有着与年龄很不相称的活力与干劲。这些年来,他一直从事热力涡轮机系统和热动力系统动态学方面的研究,全面、系统地发展了复杂热力系统及其关键部件的先进建模方法和一系列新的控制策略;在建立大型火电机组性能与振动远程在线监测与诊断系统中做出了重要创新成果,对先进燃气轮机的消化、吸收、应用、推广发挥了核心、组织和指导作用。

随着科研工作的不断深入,倪维斗确确实实感到中国能源与环境问题的严重性。倪教授还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到目前为止,我国还没有一个完善的、全面的、具体的能源战略安排。从事宏观战略和政策的研究比研究一个设备的微观传热过程更为重要。因此,倪教授在近二三年内从能源、动力方面微观的研究逐渐过度到宏观战略与政策的研究。作为国家“攀登计划”B项目的首席专家,他指导完成了“电力系统与大型发电设备的安全、控制与仿真”重大项目,作为国家重点基础研究规划专家顾问组成员,他和其他专家一起完成第一批25亿的重点基础研究规划的战略指南、立项、评审、评估。对如何利用我国丰富的煤炭资源,使传统概念上“脏”的燃料——煤,变为超清洁的能源,把动力、化工产品、液体燃料、城市煤气、供热结合起来,达到大幅度降低成本且环境良好的目的提出建议。当倪教授如数家珍地谈起他正在国内推动的以煤气化为中心的多联产能源系统时,说道:“如果在我有生之年把这件大事推动起来,也真不虚到这个世上来一趟了。”

人间晚晴:奋进、率直,以育人为己任

喜欢讲真话,老憋不住要说实话,虽然因为这个“坏毛病”倪维斗在文革期间吃了不少苦,但还是本性难移,即使领导听了不高兴,也要讲出来。倪教授说:“国家为开发西部制定了不少优惠政策,采取了不少措施,但是——”他突然加重了语气,“西部大开发是一项极其复杂的系统工程,一定要总结过去的教训,要立足于保护、改善当地的生态环境,发展当地经济,利用当地的自然资源使之增值,在发展经济中发展教育,培养人才。千万不能急功近利,弄不好又是一场生态灾难。”

倪教授还提倡大学的科研人员要走出校门去社会、市场竞争,在“自然界”中锻炼生存的能力。另一方面,倪教授还强调科研工作要有前瞻性,要根据本专业的研究发展方向来确定自己的课题内容,全校应整合成几个重要大方向,才能在科研领域始终走在前列,才能真正对国民经济发展做出更多的贡献。

对于1999年11月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一事,倪教授提起来非常高兴:“这是对我们这个集体几十年工作的肯定,是大家努力的结果。一转眼已经69岁了,当了院士可能延迟退休,还可以做很多事情!”一瞬间他高兴得像个小男孩。

深感时光有限,岁月无情,虽是老骥,却志在千里。早在十多年以前,倪维斗就认识到,自己的任务远远不只是坐下来推导几个方程式,发表几篇文章,而培养更多的年轻人,使我国的能源科研领域后继有人,才是最最重要的任务。至今,倪教授已经培养出博士生22名,硕士生18名,博士后5名。其中,他带的5年前毕业的博士于文虎与他一同被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倪教授说:“看到自己手底下一茬子一茬子学生成长起来,感觉这才是对我最大的安慰。”

此新闻共有2页  第1页  第2页  

【打印】 【返回】 【关闭】

  这是浙东宁绍平原上一个襟江望海的小镇。它就是宁波帮的重要发源地、浙东著名侨乡——宁波市镇海区庄市。
  宁波帮第一代人物方介堂,第二代人物叶澄衷、宋炜臣,第四代人物包玉刚、邵逸夫,是庄市作为宁波帮重要发源地的有力佐证。

          [全文]

轶闻传说
文献选辑
碑记墓志
宗系丛录